澄池。

你們好。
瞎寫東西。
娇气暴躁无脑。

【忘羡】悲从中来·一

*原作背景paro
*讲真刀可以把我捅个对穿。
*群里的太太再发刀我就哭给你们看!!!!!
*吓得我也来发刀了(。
---正文开始---
  七月的姑苏,空气中都泛着温热。不论是藏书阁窗前枝叶茂盛的玉兰树,还是高挂天空滚烫热烈的日头,全都隐隐约约显出了这段日子的难熬。
  景仪早就是俊朗翩翩的少年,但他此时仍然跟着思追,默默然在他身后发着一通满脑子的牢骚。蓝思追总是含笑应了几声,随即拿出小帕揩了揩自己脸颊上欲落不落的几滴薄汗。景仪觉得有些渴,扯着蓝思追的袖袍角又不知打算溜到哪去,脸上晕了几分少年人的活泼。蓝思追甫一抬头,撞见扒拉在蓝忘机身上的魏无羡。连忙上前拱手喊道含光君魏前辈,蓝忘机微微颔首,而魏无羡则轻笑着揉揉思追的头发,嘴里跟蓝忘机嘟囔什么小孩子也有长大的那一天。蓝景仪看见蓝湛自然是不敢放肆的,绷着身体给含光君行了礼之后便拉着蓝思追逃之夭夭。
  魏无羡弯起嘴角摇摇头,转身面对蓝忘机。
  「蓝湛你看...这日子过得真快哎,景仪思追都这么大了...感觉我都老了几分似的。」魏无羡调笑着蓝湛,在他身旁蹦蹦跳跳,完全不像他的年纪。蓝忘机宛如入定一般,只看见魏无羡头才微微点上那么一点,轻声说着什么。
  「魏婴,你还是一样。」
  琢磨透他话语里含的意思几分,不管是说他性情没变,容貌没变,还是说那份情意也没变,魏无羡不想纠结,也不愿纠结。
  他装着轻快地跑到蓝忘机前面几米处,暗地里却悄悄吐下一口含在口里颇久的黑红色的淤血。
  到晚上了。他们俩自是要做那什么劳什子的事,嘴唇碰到一块儿时蓝忘机身体却微微一僵。
  「魏婴,你嘴里有血腥味。」蓝忘机皱眉凝神望向安安静静盘坐在床榻上的魏无羡。他们俩静了好久,魏无羡一如反常的爱笑爱闹,纠结什么似的一言不发。
  「蓝湛...我可能要死了。」半晌,魏无羡沙着嗓子苦笑,低低的说了一句。
  「从好久以前开始,我就感觉到这具身体开始排斥我了。」
  「蓝湛...蓝湛..我不想死。」
  「我不想离开你。」
  「我不要丢下你。」
  魏无羡垂下头自顾自说了一些什么,抬起头看蓝忘机眼睛。他的手紧紧抓住魏无羡的肩膀,力气很大。
  「魏婴....」
 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在月色下略显苍白的脸,眼圈一层层开始晕得红起来。水雾旖旎,眼泪一颗颗滚落下来,竭力让自己不发出声音。魏无羡哽咽着,嘴里一遍遍念着蓝湛蓝湛蓝湛,一辈子也不会腻了。
  蓝忘机轻抱着魏无羡,力道不大,手指却在颤抖,他太怕再次失去魏无羡了。
  第二天刚一起来,魏无羡轻轻挣开蓝忘机,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起的比蓝忘机早。
  他蹑手蹑脚地走到书桌旁,拿起毫笔就开始在纸上书写着什么。
  他已经做好准备了。
  那是遗书。
  龙飞凤舞的写着什么给江澄的给温宁的,细细一想发现自己是真要死了,却又没什么东西是自己的,眼泪竟又有决堤之况。他已经忍住了,还是吧嗒吧嗒滚在纸上,浸染出一大片一大片的悲伤墨痕。
  啊...还有蓝湛。
  我有什么可以给他呢。
  我死了之后。
  根本没有东西留给他。
  魏无羡出神的想着他身死之后的事,身后一双匀称的手臂却是紧紧箍住了他的腰。魏无羡不用抬头,他知道是蓝湛。
  粗略收拾一下自己的心情,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他轻轻对蓝湛说了声早然后抱住了他。
  魏无羡突然一怔,忙推开蓝忘机起身跑到外面。蓝忘机匆忙站起,只看见魏无羡在阳光之下更甚的病容。
  以及他嘴角没来得及抹净的血痕。
*tbc
*这个还不算虐吧我还没写到死啊
*作为老祖迷妹内心好伤感的。
*果然细思极恐他们以后的生活
*下一章再见。
*我好久没更了。
*然后谢谢群里太太给的援助哈哈哈哈
 
 
 
 

评论(26)

热度(30)